一只零

空白

Hurt

 

【仅仅只是一场冲突便让这本已岌岌可危的关系濒临破碎。】

 

合金盾将警车按在墙上,探针抵住对方的颈后,那儿的伤痕还尚未愈合。合金盾不想在爱人的身上留下这样丑陋的痕迹,但他别无选择。

“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合金盾透过护目镜紧紧盯着警车的光学镜,却无法从那片炫目的蓝中找出真相。他明白为什么警车不愿意进行火种融合的仪式,因为那将分享他们的一切,情感、思维与秘密。合金盾并不在意将自己的隐私交给亲密的爱人,但他深知警车永远不可能真正对自己打开芯扉。

 

主动权被警车掌握在手中,不论是政局亦或是在床上。他的冷静使合金盾为之着迷,却也同样令其恐惧。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顾全大局,这是警车唯一的原则。

警车并不想让合金盾得知自己所做的一切。在这段关系中,他只想扮演对方的恋人,而并非躲在幕后的阴谋家。

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合金盾有能力了解到在这虚伪的美好背后的一切。如今两派剑拔弩张,战争的结局无人知晓。警车曾答应过,他们将在战火蔓延时离开塞伯坦,去往另一个星球,去创造只属于他们的美好。

可命运的安排却总是在无法预料,就像如今的合金盾也从未想过不久后将到来的诀别。

警车总有能力解决一切,再下三滥的做法也不过是他走向光明未来的必需品。他笑起来,用腿环住面前略高的机体,在对方的内侧线路上轻轻摩擦,他能感受到合金盾排气扇功率的增大,这便是警车想要看到的。一个完美化解危机的方法。

但他错了,合金盾依旧抓紧了警车的手腕,并将他摔到一旁的充电床上。警车能感受到从背部门翼处传来的剧痛,没等他直起身,合金盾便压在了他的机体上方:“这是最后一次提问。告诉我,你究竟隐瞒了多少。”

“放轻松……到时候我会告诉你一切的。“

合金盾的耐心在时间的流逝着消失殆尽,他打开面罩:“我等的够久了,警车。在你告诉我之前我会用自己的方式找出真相。”在说完这话后,他便狠狠吻了下去。这在警车的意料之外。合金盾通常是一位温柔的伴侣,而如今他却粗暴地吻着警车,手沿着颈部脆弱的管线向下移动,在车灯上划过,按压排热风叶的表面,揉搓胸甲的每一寸涂装,在上面留下刺目的刮痕。警车无言地感受着这一切,他明白,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挣脱合金盾的束缚,双手抚上对方背部脊椎上的传感线路,舔舐合金盾的音频接收器。

 

而这一切并非出于爱。

 

合金盾没有收起指尖的探针,而是戳刺着警车敏感的腰部,使其被迫重新启动系统来承受这剧烈的疼痛与快感。合金盾能感受到探针下能量液的流动,稍稍用力便能使管线破裂开来。他将机体挤进警车的双腿间,手从对方的腰移到了下身装甲的接缝处。冰冷的探针在金属的内侧挠了挠,激起一阵刺痒。热度从警车腿部的线路漫延开来,直至最后抵达火种仓的舱室。

他抬起臀部迎合着对方的动作,合金盾却只是在此处停下,等待着他的邀请。警车慢慢为他卸下了自己的胯部装甲,那儿早已被分泌的润滑液所浸透。次级油箱在深处抽动着,等待交换液的充盈。合金盾眯着光学镜,收起探针,转而用指腹在对接口的内部轻刮,抚慰其柔软的部分。这成功地引来警车几声低沉的喘息。

接口早已被扩张到合适的大小,可合金盾并没有打开自己的对接面板,只是用手捂住了警车的光学镜,并从自己的子空间里取出了一个小玩意:“这是我为你特别准备的。”

合金盾停顿了一会,将对接栓放进了通往次级油箱的管道里。那个东西在其中逐渐膨胀,直至堵住管线内部的最后一丝空间。警车明白了接下来将发生的一切,而这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不……不,盾子,你不能这样。”警车感受到体内的怪异,惊慌地叫了起来。合金盾用力压住他挣扎的机体,将他的双手固定在身侧。他什么都看不到,只留下意识在黑暗中面对未知的一切。合金盾放慢了手上的动作,静静欣赏着身下机体难得一见的慌乱。

“安静。”

他的探针重新回到了警车的颈后,在疤痕处流连,最后猛地了插进去。他能听到对方火种跳动的声音与从发声器中传出的呜咽。

他将警车圈在怀里,另一只手连接着对方的思维。合金盾调整探针的位置,但能看到的只有层层迷雾,这可是警车的思维,他向来将情感与一切都隐藏在芯底。合金盾还需要一些额外的帮助。

对接栓填满缝隙后,开始在警车的身体中发出低频脉冲,刺激着内部的传感点,缓缓瓦解这最后的防线。

合金盾需要一个突破口,一个对方意识最为薄弱的时刻。他正专心于破译警车的思维,而并非亲自让对方达到过载。警车的双腿颤抖着,极力压抑情不自禁的呻吟。

他可不想被一个没有生命的装置操。

对接栓挤压着次级油箱的内部,冰冷而恶芯的触感在体内蔓延开来,逼迫警车最大限度地张开腿来获取能够短暂休息的空间。他颤抖着,将最不愿意被他人所见的一面彻底暴露在合金盾的面前。警车挣扎着弓起腰,用手小心地扩张他脆弱的管道。合金盾放任对方的动作,看着警车闭上光学镜,用手指打开自己接口的狼狈样子,不,这不是他想要的。

警车将手指插进自己的接口,忍受着因润滑液而发出的粘腻声响。他用双指扩开管道的空间,伸进内部妄图堵住异物的侵袭。

可即便出如此,对接栓仍在继续膨胀,直至将腹部撑起一个诡异的弧度。鼓胀所带来的痛苦与内芯的羞耻几乎让他发疯。

他小声地抽泣起来,清洗液从警车的光学镜中流出,滴落在充电床上。

曾经的幸福与快乐都被今夜无言的暴力所吞噬,绝望流淌在警车的火种里,催促他放弃抵抗。

他过载了。全身的系统迅速下线,试图为滚烫的机体降温。

哪怕只是短短的一个循环,合金盾便已经获取到了他所想知道的一切。

他松开警车,重新合上自己的面罩。房间里除了排热扇的嗡鸣外别无其它声响。

合金盾仅仅只是看着警车,等对方重新上线。他看着警车被清洗液打湿的面庞,以及那向上扯了扯的嘴角。

你赢了。

他听见警车这样说。

合金盾将对接栓从警车的身体里小心地取出,伴随着这个动作,润滑液从中流出,顺着警车的腿根缓缓淌下。

这是最后一次了。

合金盾凑到警车的接收器旁,轻声说着。

 

警车只是虚弱地重启了自己的发声器:“所以,做你想做的。”

他不仅仅把这当作对自己的惩罚,更是对爱人的道别。他们错的太离谱了,早已无法挽回。

合金盾滑开自己的对接面板,管线毫不吃力地进入了警车被濡湿的接口。他将对方拥进怀里,使输出管深埋在对方体内。

可即便是如此近的距离,他们的火种间也相隔万里。

在第二次过载的边缘,警车伸出手搂住对方:

别离开我。

炫目的白光席卷了整个视线,最后的最后,他只记得自己如同溺水般无助的样子。

随着光学镜逐渐暗淡下去,警车陷入了锁死状态。

 

合金盾将头雕靠近警车的火种室,他努力将这份律动永远记录在自己的芯里。这场斗争中,他们两败俱伤。

 

当第一缕光线照射在塞伯坦的大地上时,合金盾掩上门转身离开。

他当然清除了警车的记忆——就像往常一样。

 

 

没有亲吻,没有道别,只有背叛与无尽的悲伤。

 

评论
热度(14)

© 一只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