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零

空白

如何追到前男友 1.5

安吉拉和法苪尔住在哈娜旁边,加布里尔住在对面。

更改了一些设定

关于下文,因为有gn不明白所以说一下,安吉拉说的那个故事只是忽悠哈娜的啦(。



等杰克赶到面试的地点,离预约的时间只剩下最后五分钟了。

他不想在第一天就给别人留下一个没有时间概念的坏印象,毕竟那小姑娘把每天早上叫她上学这件大事写得清清楚楚。

可谁又能想到自己会在街上迷路呢。

当杰克喘着粗气站在一栋两层还附带一个后院的漂亮住宅前时,他感觉这趟来的可真值。

他伸手摁响了门铃:“你好,我是......”

“哦,杰克,请进吧。”带着困意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出。门应声打开,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孩站在他的面前带着耳机,嘴里嚼着泡泡糖,一边低头玩着手中的游戏机一边含糊不清地说:“行李放在楼上。”

杰克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按照一般套路,一个女孩推开门发现面前站着一个满脸疤痕的陌生男子,除了尖叫以外最冷静的也是认为自己的打开方式不对。

“拜托,杰克。”宋哈娜翻了个夸张的白眼,伸手把杰克拉进来,又将他身后的门关上:“安吉拉早就和我讲过你的事了。”

感天动地安吉拉。

杰克有点摸不清现在是什么情况,但还是跟着宋哈娜在沙发上坐下。

从游戏机里传来一声胜利的欢呼,接着宋哈娜摘下耳机,把它们放在一旁,又把耳后的头发理了理,严肃地对着杰克来了一句

“失恋很难受吧。”

“不,什么,我没.......”

“没事的,我懂你。”宋哈娜把手搭在杰克的肩膀上拍了拍,同时叹了口气。

在一系列的交谈后,杰克大概明白安吉拉究竟给面前这位未成年人灌输了些什么了。他决定在心里撤回方才对安吉拉的感谢。

说曹操曹操就到,安吉拉摁响了门铃:“哈娜!我和法苪尔一起做了蛋糕,你最爱的草莓味。杰克,你也来尝尝。”

趁着宋哈娜跑去开门的空隙,杰克赶紧梳理了一下剧情。自己与一男子共同生活数年后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但在这个时候却被对方甩了,自己继而伤心欲绝,打算开始新生活。就是这样一个狗血的悲伤爱情故事。

杰克不知道该吐槽什么。

看在对方是自己多年挚友的份上才没有冲安吉拉来一句“我看到你了”,而是扯出一个微笑接过一块用草莓酱涂满了的兔子蛋糕。

杰克皱了皱眉,他不爱吃甜食。



杰克搬家的第二天

(莱耶斯视角)

没有人会喜欢清晨扰人好梦的刺眼阳光。

至少加布里尔是这样想的。

但今天不一样。他正把脑袋探到玻璃窗外去,让阳光洒在自己带着微笑的脸颊上。

估计让杰西麦克雷看见自己的恩师终于摆脱了一幅“谁都欠我钱”的表情,他会激动得在中午忘记来一句“午时已到”,还顺便把咖啡列为自己的每日必备。

加布里尔光明正大地把视线投向对面人家的楼上,也不顾自己这样的行为会不会以偷窥的罪名登上明日新闻的头条。

自从安吉拉告诉他杰克将住进对面那女孩的房子里,加布里尔就无时无刻不期盼着再一次见到对方,好让他看看那与自己分别了数年的金发男子。

可见是见到了,加布里尔的愿望却再也没法实现。

他眯着眼睛努力想看清对方的发际线,甚至在心里盘算着何时送自己心上人一瓶生发剂。

好吧,夸张手法。

不过那阳光下的一抹鬓白如雪却着实刺痛了加布里尔的双眼。他想起过去,自己在周末的清晨亲吻对方的唇,将杰克从梦中叫醒。揉揉对方那比阳光还要耀眼的金发。

他感觉眼眶有些酸涩。

今天的阳光太刺眼了,加布里尔这样告诉自己。

于是他关上窗,让空调的冷气重新溢满整个房间。





而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对面房子真正的主人,宋哈娜一直在楼下皱着眉望向自己。




莱耶斯被发现了

评论(10)
热度(58)

© 一只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