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零

空白

关于电车上的一次相遇

对,又是一盆狗血

一见钟情

私设注意,OOC注意,有少量的猎黑猎

白领莱耶斯x健身教练莫里森(虽然完全看不出来这个设定)

(评论请不要大意地砸过来!!)


 

该死的周一。

加布里尔将床头边响个不停的闹钟甩了出去,那倒霉玩意儿还没来得及响完最后一声,就在透着凉气的瓷砖地上摔得粉碎。空调的风叶因长时间的运作而结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颤抖着发出嗡鸣。

晾干后就被胡乱塞进衣橱里的西装变得皱巴巴的,让它的主人迫不得已找来一个落满灰尘的熨斗将其熨平。被烧得滚烫的熨斗与衣面摩擦,好抚平那每一条褶皱。

加布里尔一边把挤上牙膏的牙刷放进嘴里,一边在心里咒骂着手头那份还没排版的稿件,最后还恶狠狠地把口中的泡沫啐进盥洗池中。

拥挤的道路,闷热的天气,这个周一糟透了。

加布里尔在迈出家门时这样想到。

早晨的地铁站人满为患,就算只是进站也排起了长队。

嘈杂的人声与尖锐的广播提示音混合着传入耳中,加布里尔皱着眉被挤在队伍的中间,好不容易熨平的黑西装此时又因此变得不忍目睹。他的鞋底敲打着地面,同时把地铁卡从装着钥匙的口袋里拿出来,用手摩挲着卡面几道深浅不一的划痕。夏日里特有的难闻气味因为人群的推搡拥挤而愈发令人恶心,就连开到最低的冷气也没法驱散。加布里尔屏住呼吸,好不容易才跌跌撞撞地从队伍中冲出去。

操他娘的工作日。

时钟上的指针不知何时已经跑完了一整圈。因为上班迟到这个严重的后果,拎着公文包的人们加快脚步想赶上尽早的地铁。加布里尔看着身边人们慌张的滑稽样子,在心里嘲笑了一番。他可不在乎迟到,毕竟他那个所谓的监管员,艾米莉拉克瓦正忙着与她的英国女友约会呢。

等加布里尔慢慢踱着步子走到地铁线的门口,人群虽然异常拥挤,但早已没了刚才的潮水之势。随着一班地铁的到站,车门还没完全打开,那车厢里的人就拼命地挤了出来,有几个还一路看着手表狂奔。因为这拨人流猛烈的冲击,一个穿着白衬衫与藏青蓝牛仔裤的男人狠狠撞在了加布里尔的身上。

“搞什么.......”加布里尔被撞得有点疼,差点爆出一句粗口。

那人晃悠了两下后站稳了,摸着后脑勺向加布里尔道歉:“对不起,先生。”

加布里尔这才看清楚对方。那个大概三十出头的男人有一双蔚蓝的眼睛,瞳孔中折射出自己的身影。金色的头发看起来软软的,但也许是因早晨急忙出门的缘故,稍稍有些蓬乱。被白色衬衫包裹的身躯有着紧实的肌肉,透过薄薄的布料能看见清晰的线条。

“没事,下次注意点。”加布里尔清了清嗓子,径直从开着的门走进车厢。他失望地发现座位早已被抢占一空,便只好倚在车门旁的扶手处。他注意到那个金发的男子站在自己的斜对面,正对自己报以微笑。可还没等加布里尔回赠对方一个笑容,视线就被一个穿着有些邋遢的陌生人挡住了视线。

加布里尔的心中莫名因那陌生人的出现而升腾起一股没来由的烦躁。

透过人群的空隙,加布里尔看见金发男子从单肩包里拿出一本书,侧身靠在厢门旁认真地阅读起来,头顶白炽灯的光落在睫毛上。他似乎因书中的内容而有些发愁,两条好看的眉毛皱在了一起。不一会又被逗笑了,抬高下巴,扬起一边嘴角。随后好像是发现了加布里尔投来的目光,眯起海蓝的眸子望过去,两人的视线正好撞在一起。

加布里尔迅速地低下头转过身子,但不一会儿就因刹车而踉跄了一步,不得已扭回头抓住扶手。

又一站到了。人群一涌而上,加布里尔被挤到了角落,脸几乎都要贴上玻璃。在心里默默给那个一直用手肘顶着自己的网瘾少年说了句死吧后,他开始寻找那个金发男子的身影。

搜寻一圈无果,加布里尔遗憾地以为对方已经下了车。正准备打开手机熬过这长长的路途时,眼角的余光又瞟到那被牛仔裤包裹着的........呃,小腿。

自己一定是对他一见钟情了。

加布里尔先是松了口气,随后耿直地这样告诉自己。他甚至还盘算着怎样问到联系方式。

正当加布里尔暗暗做了个深呼吸,打算就这样一气呵成挤到心上人面前时,他看见那个最初挡住自己视线的男人,仍旧挡在自己与金发男子中间。

加布里尔翻了个白眼,想用最人畜无害的方式问候对方全家。可还没等他开口,就看见那个邋遢的男人把手伸向了金发男子引人注目的屁股,另一只手带着情色意味地摩擦着腰线。

哇哦。加布里尔虽然对于电车之狼早有耳闻,但从没听过还有人会光明正大地对一个成年男子下手。

加布里尔不想让这件事成为自己讨要到联系方式的阻碍。虽然平日都被艾米莉调侃冷漠得就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死神,但今天就让自己当一回正义的使者吧。

然而正当他伸出手打算阻止那男人下一步的动作时,地铁的门打开了。那所谓的电车之狼也许是害怕被发现,混在下车的人群中不见了。而自己的心上人也一并消失在了车门外。

虽然离公司还有两站的路途,加布里尔却脑袋一热,趁门将要关上的最后瞬间一脚跨出地铁。他自暴自弃地想着,就算要不到联系方式也得把那个电车之狼狠揍一顿来报仇雪恨。

加布里尔漫无目的地在站台旁转来转去,他看向空旷的四周,这一站意外地没什么人。

十分钟过去了,可不论是金发的男子或是那个让人恶心的变态,都没有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之中。加布里尔最后只好顺着走道重新乘下一班车。

今天糟透了。他一边走一边抱怨着。

正当加布里尔走过一个拐角时,他清楚地听见里面传来沉重的喘息。

加布里尔打了个抖,顾不上那么多转身就跑进那个拐角,该不会.......

可他什么都想到了,唯独没想到是面前这样一幅场景:

金发男子站在旁边,喘着气,头发乱糟糟的,手上似乎还刮破了。再把视线转到躺在地上的“电车之狼”,那人张大嘴,牙齿掉了两颗,还都是门牙。上唇沾着血,鼻梁朝一边歪过去,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叫嚷声,整个身子陷在垃圾堆里。

加布里尔觉得自己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他咽了口口水,小心地开口询问:“你......没事吧?”

“我没事。”金发男子用不知哪来的湿巾擦了擦手上的脏污,耸了耸肩:“这家伙一直尾随我到这里,实在没办法了只好这样。”

加布里尔看着对方一脸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目的,情急之下一句话脱口而出:“请问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完了。

加布里尔想狠狠扇自己几巴掌,这下完了。自己一定会被与地上躺的那个变态归为一类。别说联系方式了,不给自己一个拳头都算仁慈。

就在他打算装作什么都没看见转身一个暗影步跑路的时候,对方就走到加布里尔身边,递给他一张名片:“我是杰克莫里森,有什么需要就拨这个号码吧。”说完就接听起了刚打进来的电话,临走前还扔下一个微笑。

加布里尔挑起一边眉毛,一边回味着刚才那个微笑一边翻来覆去看着那张名片。杰克莫里森,私人健身教练。

自己也许被当成报名培训的学员了?

这样也好。

加布里尔看着那串电话号码,掏出手机打算录入这个新联系人。

但他刚把手机拿出来,屏幕上就显示有十个未接来电。都来自艾米莉拉克瓦。

这时候,第十一个刚好打进来。

加布里尔只好先把名片放进口袋,让它与自己的地铁卡待在一起,随即摁下了接听键。

“怎么了?”

“我看你是不打算来上班了?”

“你不也还在跟你的莉娜小甜心约会?”加布里尔反唇相讥。

“莱耶斯你给我听好了,别耍嘴皮子。要是你今天再不把那份稿子交上来,你就别来了。”

艾米莉说完就挂了电话。

 

 

 

莫里森的日记


今天是那个韩国小姑娘预约的私人健身课。

太阳很大,热。

在候车时碰见了一个穿西装的男人,要是不板着脸还挺帅的。

在地铁上被人骚扰了。一直到下车也纠缠不休。

(拜托,我又不是那种穿着热裤的小青年,一把年纪的中年大叔也这么招人喜欢吗。)

最后只好揪着那个变态揍了一顿。因为这还耽误了与哈娜的见面。

哦,那个穿西装的男人也跑过来帮忙了。人挺好的。

把联系方式给了他,周末可以一起喝杯咖啡。


评论(16)
热度(82)

© 一只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