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零

空白

他才不需要什么火伴。

红蜘蛛用光学镜瞪了一眼面前的家伙,面甲有些发烫。
一地球分前,他冲着这只刚从冰面下挖出来的大个子夸下海口,说等当上霸天虎首领后,便让这位曾经的挚友名正言顺地成为自己的副手。
可天火似乎并不把这个其他TF梦寐以求的职位当回事,他只是弯下机体看着高傲的小飞机:“不,我不想当什么副官。假如你一定要让我当点什么的话......那我只想当你的火伴。”
这话一传到红蜘蛛的音频接收器里,他便愣了神。“我可是霸天虎!”他挥舞着双臂,连身后的机翼都在抖动:“火种伴侣这种软弱的关系还是留给汽车人那群家伙吧!”他尖声叫着,像是要极力说服自己般决绝。

红蜘蛛没有注意到天火蔚蓝色光学镜中满溢的失望。

也许是过了太久了,天火在芯里想,久到让红蜘蛛忘记了他曾经的话。
在他遭遇风暴的前一塞星时,红蜘蛛还在与他打趣。
“或许我们能成为火种伴侣。”
那时是红蜘蛛先迈出了这一步。作为飞行学院中的精英,他永远是那样的果断而自信,散发着无法拒绝的光芒。
自己应当那时就应当满口答应下来,而非岔开话题匆匆断开通讯连接。天火为当时的犹豫感到懊悔。

不等天火开口作出辩解,红蜘蛛便示意他拿起武器:“别忘了你现在可是个霸天虎。”红蜘蛛看着天火新贴上去的标志,那抹紫在雪白的机体上显得有些刺眼。
他现在是我的了,红蜘蛛眯起光学镜,属于我们的时间还有很长很长。

至于火种伴侣,大可以等到这场战斗之后再说。

评论
热度(11)

© 一只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