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零

空白

残响

樱时

风裹挟着樱花的香气吹拂在脸上,留下淡淡的芬芳。黄昏最后的一丝的光晕透过窗户纸,给室内披上朦胧的薄纱。樱花早已开得艳丽,影子洒于廊前,在细碎的石子上投下点点斑斓。

这幅光景中,岛田半藏正用他那一贯的姿势端坐于屋前,一丝清酒的香气在空气里回荡。

半藏并不常饮酒,但先前长老们口中的一席话却使他在这儿像醉鬼般独酌。

最后的阳光消失在视线所及之处,月亮便高挂在穹顶,照亮四周的黯淡。半藏有些醉意,呼吸的空气里都带着酒精的味道。

“难得一个人在这儿喝闷酒。”

身旁传来熟悉的嗓音,回过头,有些刺目的一头绿发映入眼帘,源氏。半藏见弟弟那似乎生来就带着傲人气息的笑,目光柔和下来。

他仍旧把这个小不了几岁的弟弟当做孩子般看待。

“今晚月色真美。”源氏贴着半藏的身子坐下,毫不客气地将兄长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又自顾自地把玩起酒杯来:“哥哥你平日里都劝我少喝这些东西......”

半藏不语,只是将视线从对方的身上移开。源氏收敛起笑容,放下那只做工细致的酒杯。他顿了一会儿,好似明白了先前兄长被唤去的原因:“又是那些老头?”他见半藏半晌没有回复,识趣地噤了声,却自衣袖里变戏法似的抽出一支花来。

源氏将花斜置于盛着酒具的浅盘中,连着木质的托盘推向半藏那边:"或许这花能让你暂时抛开那些烦心事。"

半藏一直都对弟弟这玩世不恭的调皮劲而伤脑筋。

这想必又是用来对付那些小姑娘的花招。可半藏好似很吃这一套,此时也有了动作。他为源氏满上一杯酒:“你这么晚在做什么?”。

明知故问,一阵浓郁的脂粉香气扑面而来,一定是去街上陪女孩子们了吧。

评论
热度(11)

© 一只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