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零

空白

它看见洋流与风暴的交合,灯火与云层的欢愉

一切都像是附着在这星球表面的苔藓,
微不足道,在它的处理器中匆匆掠过

它固执地认为,这颗岩质行星从被自己注视的第一天起便从未改变

但它永远不会注意到,被潮水吞没的男子脸上最后的惊惧,柔软身躯在水泥地上绽开的女孩眼中对生的渴望。

评论
热度(2)

© 一只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