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零

空白

关于恋爱这件小事

在这漫长的几百万年中,对于漂移来说,伴侣是个陌生的词汇。

不论是过去在街头风餐露宿的时光,亦或是后来那段被称为死锁的日子里,他都从未拥有过一位可以真正让自己全身芯所交付的对象。

漂移遇见过形形色色的TF,其中不乏想要对他展开恋情攻势的家伙。毕竟他正年轻,相貌也可以说的上正点——尽管漂移本人对这个说法并不赞同。

只可惜对方不是死在他自己的枪下,就是在战场上魂归了火种源。

当然他并非没对接过的小处机,毕竟谁都有需要解决生理需求的时候。不论是作为拆还是被拆的一方,漂移都游刃有余。但那也只是一夜的欢愉,有时候他甚至连对方的面甲都看不清楚便草草了事。总而言之,漂移在机生中还从未拥有过一段稳定且值得信任的关系。

在那段人芯惶惶的岁月里,他害怕这样的亲密无间。毕竟没人知道你的火种伴侣是否会在不久的将来被残忍地杀死,也没人知道今天还躺在一张充电床上的家伙会不会在明天就冲你举起武器。相互间的不信任与时刻潜藏在身边的危险使情感变得脆弱不堪,漂移选择了逃避。

事实证明,他几乎算得上是成功的——直到与救护车重逢的那一刻。

漂移从没忘记过自己最初躺在救护车手术台上的情形。那时候对方还很年轻,一点都不像现在的救护车——严肃而不苟言笑。好吧,他并没有完全说出真芯话。即使现在的救护车会从腿甲暗格里掏出枪对准敌人、会当病人吵闹时关闭那可怜家伙的发声电路,他也仍旧是漂移记忆里那个给即将报废的瘾君子所带来希望的医生。

这个比自己年长不少的朋友总能给漂移带来惊喜。

救护车一次次牵住他的手,拉着他离开一切的苦恼与哀愁。

医生与病患,并肩的战友,漂移似乎很难用这些词汇来定义他与救护车的关系。

评论
热度(14)

© 一只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