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零

空白

死亡

他看见那个中年男人的手指动了动。

康纳停下了脚步,他的脸上还沾着上一个康纳的血。他以为汉克不会再动弹了,以为对方像51号康纳一样停止了机能。
用人类的话来说那或许叫做死亡。

60转过身,站在汉克的身旁。他多么希望对方死了。
他感受到软体不稳定的预警,但他依旧弯下腰握住对方的手:"嘿,汉克,我在这儿。"
"康纳......太好了,我以为......"
"我会带你走,汉克,再坚持一会。"他知道这只是个谎言,扫描结果表明人类的生命体征正不断下降。
"你他妈闭嘴,来不及了......反正我只是要去和我儿子团聚而已,对吗?"
他看见汉克带血的嘴角扯出一个微笑。
"我早就在等这一刻了......我会想念你的,康纳。"
汉克的手轻轻垂下,放在他被枪击中的伤口附近。

他的任务结束了。可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在阻止他离开,51转换失败后残存的那些病毒数据结合着莫名的愧疚感驱使他去解放那些同胞。
在纷乱的情感冲刷下,60的眼前出现了一堵红色的墙。
他知道那是什么,处理器中的杂音混合着51号康纳留下的记忆不断侵蚀着他的机体。那声音几乎要让他发疯,他张着嘴,从发声器中爆发出尖锐的悲鸣请求那一切停下。

他知道解脱的唯一办法就是去死。

他没有子弹了,于是便将头重重地摔向地面。皮肤层在与地面接触的那一瞬间褪去,那块白得渗人的坚硬部件在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中变得破碎不堪,从中溢出的釱液落在光滑的大理石上,覆盖了人类已经凝固的鲜血。

地上最终留下了三具尸体。

评论
热度(21)

© 一只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