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零

空白

Sunshine,Lollipops and Rainbows

“该死,Tom,你一定要让我听到吐才罢休吗?”
Tord捂着耳朵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随后又因老化的海绵垫下的弹簧而挪了挪位置:“我总有一天要搬出去,天天挤在这个小房子里可不是谁都能忍受的。”

他摁开了遥控的电源键,将电视的声音开到最大,企图盖过播放器里传来的旋律。那像被注了蜜糖般的嗓音在他听起来就像是恶魔的嘶鸣——甚至比那更糟,毕竟他可是去过地狱的。

“嘿Tord,你上次说了要学会这首歌。”Tom笑嘻嘻地端着那个老式播放器站在插座旁,将喇叭对准沙发方向。

Tord翻了个白眼,他就知道不能跟着这家伙一起喝酒。对方趁着自己醉倒在桌上的机会可是干了不少缺德事:比如打赌自己能不能在今年的圣诞节前学会那首叫Sunshine,Lollipops and Rainbows的曲子。

 

为了让家中时刻都能充斥着这首恶心的歌,Tom甚至花大价钱跑去旧货商那儿买来了初版碟和播放器。

Tord感觉家里似乎变成了他的私人地狱。他试着把那些喋喋不休的机器关掉,或者砸掉,但显然这个计划在他被告知要照价赔偿后就失败了。再后来,他威胁把对方的酒换成医用酒精,却只得到一句嘲讽似的“我一闻就能闻出来,你这个傻瓜”作为回复。

他花了比以往更多的时间在与Tom之间的交涉上,但那个黑眼睛的混蛋永远都执着地在周末和煦的午后打开那个音质差劲的播放器,用刺耳的歌声打扰自己的闲暇时光。Tord感觉自己和对方吵架的次数更多了,以至于他们之间每次闹矛盾都要让Edd和Matt找个借口躲出门。

或许是那么多次中的某一次,在他几乎要把那张碟片用刀剁碎前,Tom闭上了嘴,同时也关上了播放器。

 

从此之后他再也没听过那首歌,亦或是听任何人提起过。他庆幸这个惹人心烦的调子永远消失在了自己的生命中。

可着了魔似的,他却会在黑暗中哼起那些愚蠢的歌词。

他可以拍着胸脯告诉对方,自己赢了那个赌。他本可以在早餐的间隙,在朋友们都忙着把燕麦圈倒进牛奶里的时候骄傲地伸手向Tom要来那笔赌金,享受把几个钢镚塞进衣兜与嘲笑对方惊讶表情的快乐。等那之后,他们之间就没什么可吵的了。

但他却没有。直到他乘着红色的轿车离开那栋小屋、并在出发前把那家伙撞倒在地,他也没有开口。

 

可能有过那么一个夜晚,当他们都喝得醉醺醺了,Tom揽着他的肩膀,把脑袋蹭在他的脖子上,借着酒气将那首被他们忽略了许久的歌吹进他的耳朵。

可他们从没提起过这件事,以后也不再有机会提起。

 

等他们再见面,是Tom拿着那张所谓的“通缉”传单跑进家的时候。

那之后发生了很多很多可笑的事......他说了“我们不是朋友”吗?或许有,并且远不止这些。在那个混乱的时刻,他们把那首歌和曾经的一切都忘了。

 

他们顾不上收拾院子里的一片狼藉,Tom将受伤的身子陷在朋友们的搀扶中,跌跌撞撞地离开了那堆破烂。他还揣着那张碟片,他本来打算用它好好羞辱Tord一番。只可惜他们间的见面实在太仓促,甚至没留机会让他完成他们的赌约。

"......就这样扔掉吗?"Edd看着Tom把已经裂开一个口子的限量碟片扔进了垃圾桶。他有点心疼,这本来可以成为一个收藏品。
"以后再也没必要一直放这首歌了。"Tom在垃圾桶边停住:"你知道吗,我想那家伙是对的,这曲子实在太难听了。"

评论
热度(24)

© 一只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