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零

空白

重命名

       他记得每一个在自己手中逝去的生命。

       在难得的睡梦里,那些人会用带着愤怒的目光看着他。机械臂发疯似的颤抖,哀鸣。血染红了他的双手,他知道这是梦,但这个梦却是那样的真实。

       他醒了,却感受不到平日里机械臂的冰冷与僵硬,左肩的伤疤处只留下了一截绷带,向下是久违的,自己的肌肤与左臂。

    “Bucky。”闻声抬起头,是熟悉的脸。“我认识你。”Bucky盯着金发男子。他看了很久,看那西装,微笑,花束与洒落的阳光。

     他没有用右手,而是用略显陌生的左臂撑起了自己的身体:“你是Steve。”Steve似乎是僵住了那么几秒,他放下手里的捧花,坐在Bucky的床边,将手覆上对方的手背。Bucky想躲开,迟疑后却仍旧握着Steve的手,只因这久违的温暖的触感。

       他喜欢这样的感觉。

        Steve抬起头,用那带有一丝绿的眼睛看着Bucky。Bucky从对方的眼中看见了自己。他希望能够回想起那个真正的自己。他的头有些发疼,存留的记忆像玻璃的碎片一般扎在心上。他闭上眼睛,却只感受到了一个拥抱,一个紧紧的拥抱。他闻到Steve身上衣物的香气,还有那如同午后阳光般的味道。如果这世界上有永恒存在,那么他感觉此刻就是永恒。“嘿,Buck。”Steve突然深吸了一口气:“欢迎回来。”

        Bucky看见Steve笑了,那笑容使他回想起了在布鲁克林的慵懒午后,在庆功宴上的酒杯碰撞。那笑容似乎从未改变般的,只是在眼角添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皱纹。

        这时,Steve放下搭在Bucky肩上的手:“已经过去十多年了,才终于找到让你摆脱那些烦人东西的方法。”Steve的声音有些发抖,他接着说道:“每次看见冰封的你,Bucky,你依旧保持原来的样子,只是闭着眼睛,呼吸、心跳都很微弱。”的确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了啊。Bucky看着面前比常人更加缓慢地衰老着的男人,这样想着。他仍在老去,而自己依旧年轻。

       有那一瞬间,Bucky感觉眼前的似乎还是那个布鲁克林的傻小子,遇见再大的困难也会硬着头皮往前冲。

        他想起他们第一次遇见时的样子:Steve瘦小的身躯和略有些凹陷的双颊上带着伤,他用力地一拳打在那个坏孩子的身上,而对自己伸出的援手只报以了一句低到几乎听不见的感谢。Bucky曾在梦中无数次回想起这一幕,想起小Steve在对他说起梦想时眼里的湛蓝,他仿佛能透过那片湛蓝看见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

    “你愿意陪我度过剩下的时光吗?像十几岁时在布鲁克林的那样。”有什么东西,迎着阳光被送到Bucky的面前。那是一枚戒指,刻着他们的名字,也刻着他们的未来。闪烁着发出光亮。

      这是一句被遗忘了一个世纪的告白。他们曾被战争分开,现在又因战争而相遇。这句话似乎来得有些太难了,但对于他们来说,这不算晚。没有甜言蜜语,只是一段超越了一切的情感,使他们在一个世纪后的今天再度相见。

     “我爱你。”额头上被印下一个吻,那尚未剃净、短短的胡茬带着暖意,轻轻扫过额角。

      我爱你。

 

 

 

 

彩蛋:

       睡眠舱里,Bucky闭着双眼。左肩只留下一道疤痕,再往下,没有金属的冰冷也并非梦中肌体的暖意,手臂处一片空无。

      他还记得那个短暂而又幸福的梦。

      他听到机器启动的嗡鸣。在意识弥散的最后,却放下心来。

      因为他知道Steve会在未来等他。

      他相信,待再睁开眼时,会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评论
热度(14)

© 一只零 | Powered by LOFTER